爱情这回事,其实公平得很

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净果甜品里遇见陈森墨和他的新欢,那个依偎在他身边的女生,穿黑色长筒袜,亮黄色的高跟鞋,眼角眉梢都沾染闪粉,眼光流动,满室升温。我不得不承认,相对于她来说,我确实不像个女生。
落地玻璃上映着我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乱七八糟的头发全靠头上那顶棒球帽遮挡,为了避免被他们认出来,我还特意压低了帽檐,灰白色的牛仔裤下面是一双穿旧了的黑色匡威帆布鞋,最重要的是,我从来不化妆,并不是对自己的容貌有多么的自信,其实,睫毛膏,眼线液,那些玩意儿我全有,我解释说:不化妆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懒。
为了这个事,森墨跟我吵了好几次,他本来是很有修养的男生,对着我也就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语气劝说,你是女生啊,有哪个女生是不爱漂亮的,你就不能修修边幅?
倒是我起高腔,怎么啦,我不修边幅妨碍你了吗,喜欢美女你就去找,我绝对不拦你。
其实我也只是戏言和气话,没想到不久之后他竟然真的向我提出分手。我记得那天他带我去郊区骑马,黄昏的时候他看着太阳下山的方向,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对我说,被污染的城市里不配有如此美好的景色,簌簌,正如我不配拥有如此美好的你。
他始没有回过头来看我,所以他理所当然的不知道他眼里神经大条的孔簌簌在他镀满夕阳余晖的背影后面泪流了满面。
面对他的选择,我只将指甲掐进了掌心,没有开口,更没有挽留。
不久之后听好友说他身边有美女出现了,我忍着悲伤装作八卦的样子随好友们一起埋伏在他回家的路上,果然看见他牵着一个女生,虽然隔得比较远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光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多开心,我想,那应该就是在爱情里了吧。
鼻子里酸酸的,我凝一下神,满不在意的吆喝大家走啦走啦,有什么好看的。好友们知道我心里不舒服,想着办法哄我开心,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一点都不漂亮,走路还是内八字。还是簌簌这样最好,陈森墨是脑袋进水了。
被众人簇拥着的我只笑笑,明白那不过是大家安慰我而已,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真正的美女,能把白衣服都穿得那么好看,没有姿色是做不到的。
回去之后我在QQ上对森墨说,我看见你女朋友啦,真漂亮。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给我,簌簌,其实你也很漂亮。
我懒得跟这么虚伪的人说话,直挺挺的往床上一躺,想起他曾经说过要给我快乐……不是说了不难过了,为什么眼泪会流呢。他曾许给我快乐,于是我不能不快乐;如今他拿走了给我的爱情,我便独自收留我的爱情。
可是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么尴尬的场景下,遇见他呢。
[二]
他们就在我旁边那桌坐下来,我努力把头压得很低,可是锦笑那个白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四处环视了一遍之后惊喜地发现了匿藏的我,兴高采烈的叫了一声,簌簌!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两个大字,丢脸,她拖着身边的人朝我走来,在我对面落座,面对我愤恨的眼神一脸无辜。
直到森墨叫我,锦笑这才明白,她的脸色忽然之间就变了,不冷不热地转过脸来对我说,不要哩他,始乱终弃的家伙。她身边的男生看了我一眼,我的脸唰地一下红了,锦笑你疯了啊,乱说什么啊。
大概是觉得别扭,森墨匆忙带着他女朋友走了,临走时他跟我打招呼,那个女生还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置疑我跟她居然先后经历同一个男朋友这个事实。说实话,我有点心虚了,被美女瞪一眼要比被丑女看一天更需要心理素质好。
锦笑对着他们的背影摆了个不屑的表情之后介绍她身边那个男生给我认识,纪善言,我妈妈的同学的儿子,刚从英国回来过寒假,我妈妈叫我陪他玩,你不介意的哦?
我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面,随口应了一声,那个男生好奇的问,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哦?我闻言一拍桌子,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都——过——去——了!
到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真好看,不同于森墨那种艳阳般灼目的光彩,他周身笼罩着一种平和的,安宁的气息,如同夜晚温和的月光,动人却不带锋芒。他对我歉意地笑了笑,伸出手来,很高兴认识你。电光火石间,我的手心里氤氲一片潮湿。
后来的日子,因为锦笑要偷偷跟男朋友约会,就把纪善言这个包袱甩给了我,面对我的愤怒她讨好的说,我请你吃饭,我送你最新款的棒球帽!再说了,你跟他走出去又不会丢脸,便宜你了。
我承认我是个很容易就被收买的人,我检讨。
七夕的晚上街上有很多情侣,整个城市一派喜气洋洋,我和纪善言穿梭再人群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我向他解释,七夕就是中国的情人节……他微笑的打断我,簌簌,这个我知道,牛郎和织女在今天相会。我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
有小孩子凑过来叫他买花给我,我窘得一脸通红,连连摆手,他却二话不说打开钱包买了一束蓝色妖姬给我。我捧着那束话尴尬地望着他,他并不以为然,簌簌,这不是真正的蓝色妖姬,真正的蓝色妖姬最早来自荷兰是一种加工花卉。它是用一种对人体无害的染色剂和助染剂调合成着色剂,等白玫瑰快到花期时,开始用染料浇灌花卉,让花像吸水一样,将色剂吸入进行染色。
但是……他说到这里有忍不住绽开招牌微笑,但是簌簌,今天是七夕,你的手里怎么能够没有花呢,凑合一下吧。
我问他,善言,你在英国有没有喜欢的人?他摇头,感情不是那么随便就给出去的,我第一眼喜欢上的,就会喜欢一辈子。
我轻轻的笑了,善言,如果将来哪个女生被你喜欢了,一定是很幸福的事情吧。他看着我,一动不动,声音虽然轻微但是却铿锵有力,已经喜欢上了。
我惊愕的看着他,他却不管不顾的走过来轻轻抱住我,他的动作那么轻,好像重一点就会弄痛我似的,他轻轻的说,我第一眼见到你,瑟缩在角落里,帽子挡住整张脸,我当时就想,这个女孩子究竟受过怎样的伤害呢,好像一只时刻警惕侵袭到来的野兽,那一刻,我觉得我应该走近你。
簌簌,我觉得你似乎还没有懂得什么是爱就被人以爱的名义伤害了,我有责任让你明白爱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三]
我并没有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他,我承认我听完他说的那番话之后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动摇,可是很快的,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最初的时候他言爱,那是真的。后来不爱了,那也是真的。
如果不想承受失去的痛楚,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要去开始吧,不开始,就能不结束,一切都是最初的样子,泪水和伤害都没有登台的机会,空气里才会是永久的芬芳。
所以我轻轻的却是果然的推开了他,我轻声的笑,纪善言,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还跟锦笑开玩笑,说你真是好看,不知道要多么美貌的女孩子站在你旁边才般配,你还是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了。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什么,因为太快了所以我无法捕捉,然后,他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难道你看不出我是认真的吗……
风很大,他伸手捏住我的脸颊往两边扯,看了半天,自己忍不住大笑起来,我揉揉脸,很努力的想要像他那样笑,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扑簌簌的落,这是森墨离开我以来我第一次在人前失态,善言笑了一阵子发现不对头,慌忙拿纸巾给我,一边胡乱的擦我的脸一边道歉,对不起啊,我没想到回那么痛。簌簌,真对不起……
我摇头,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你。
他的手僵了一会儿,自嘲的笑,当然不会是因为我,你哭,你笑,都不会是因为我。
彼此都沉默了很久,他看着远方问我,簌簌,你很喜欢那个人吗,非常非常喜欢那个人吗?
我把头靠过去,他的肩膀承接得那么自然而妥帖,我听见自己说,我不知道……可是当初他在我身边时,明明好好的,可我想像着和他分开的情景,会心如刀割,我会拉着他的手十指扣得死牢,怕他真的离开你,就算他在你面前我也会不停地,不停地想念他。
我感觉到他颤抖了一下,然后干笑着说,呵呵,那应该就是你要的爱情了吧。我也随着他得目光看着远方,那么你呢,善言,你想要的爱情是怎样的?
他拍我的头,仿佛之前那个惆怅的少年没有出现过,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说,我是男人耶,男人心里是用来装天下的,我才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我呆呆的看着变脸如此迅速的他,良久回不过神来,他仍然是笑,簌簌,如果将来没有人娶你的话,我娶你吧。他一直在笑,可是那笑容映进我的眼眸却令我觉得心酸。
我以为,事情就此截止,直到宁素白站在我面前,戴着大镜框的太阳镜,酒红色的长发,嘴角的弧度带着些许轻蔑,声音淡淡的,善言说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我特意从英国赶来一睹风采……顿了顿,没有再说话,可是我清楚的听见她的潜台词:不过如此。
我们对坐在料理店,各自望着手中的大麦茶,沉默不语。背后的有人进来,宁素白忽然摘下眼镜,送做幅度很大,惊喜的叫了一声,哥哥。我回过头去,世界真小。
森墨尴尬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宁素白浑然不觉的挽着他的手臂撒娇,我这次回来是私逃,千万别告诉姑姑。森墨好奇的问,那你回来干什么?她撇撇嘴,还不是为了看看我喜欢的人喜欢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无辜的承接了森墨震惊的目光,那个眼神里有太多复杂的信息,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僵了僵。晚上收到他的信息,簌簌,你真的要跟别人在一起吗?
是人的占有欲作祟吗,自己不喜欢的也不希望别人得到?我看着手机,那么那么难过。
森墨辜负我,我辜负善言,善言辜负宁素白。在甲处短少的一定会在乙处加长,爱情这回事,其实公平得很。

分类:爱情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20 14:27:02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aiqingmeiwen/1205.html
本文标题:爱情这回事,其实公平得很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