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三毛一样流浪

 

一直有一个梦想,像三毛一样,拎一口皮箱,踏上洁净的机舱,到未知的国度流浪.很多年以前,一直是这样做梦的.

向往漫天飘飞的鹅毛大雪,一望无垠灼热的撒哈拉,或者幽静的森林里,不起眼的红顶小屋.生活简单而低调.也许可以不需要爱情,逃离纷乱的世界.骄傲地隐居.也许可以碰到个像荷西一样络腮胡子的男人,谈一场轰轰烈烈却不为人知的恋爱,然后忧郁而孤单地享受爱情和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日子会让人有轻生的念头.我很怀念照片里梳两条马尾的中国女子,曾经在异乡,那么灿烂地微笑.她的文字和她的情愫,哀怨得让人心疼.
我知道这世间不再有纯净如水的爱情.可我还在期待,有一天,站在林立的高楼间,任晚风呼啸着穿过长发,背后一个男子轻轻抱住我,用落日般温暖的声音说:我爱你...

7岁那年,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可怕.
放学后和一群男生在操场上捕蝴蝶.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大叫大嚷呼唤我们过去.他的拇指和食指间夹住了一只淡黄色蝴蝶的双翅.它柔弱而美丽,静静地没有反抗.我刚想凑上前仔细端详,他狠狠将蝴蝶摔在地上,用脏兮兮的球鞋跺了几下.那片淡黄色散乱地被掩埋在操场的煤渣里.翅膀断了,触须断了,身体也断了.
不知哪来一股莫名的愤怒,冲着男生当胸一拳.他跌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我.我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几乎歇斯底里:"你为什么要杀它?""妈妈说蝴蝶是害虫!""你胡说!蝴蝶不是害虫!不是!"眼泪夺眶而出,我拎起书包拼命往家跑.眼前不断浮现它难堪惨烈的死状.
"妈妈,蝴蝶是害虫吗?"泣不成声扑到妈妈怀里.妈妈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我很想再继续问下,可已经哽咽得说不出一个字.只有持续涌上心头的哀伤滚落成泪水.那是我第一次清晰感受到面前一个生命从有到无的过程.只是短短几秒.后来,我在日记里写下几个字:那只蝴蝶死了.可它不是害虫.

15岁的暑假,乡下外婆家.
端张小板凳坐在门口遮阳板下,外面下着雨.看青石板路的缝隙里溅起的小泥花,开了又谢了,不禁摊开小小的右手掌伸出去.一阵冰凉袭来,忽然胸口气息堵塞了.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在外婆的臂弯里,我清晰听到了她年迈的脚步和心跳,仿佛也看见了那只淡黄色的蝴蝶....不知什么时候醒的,病床案上有张白纸.是医生的诊断结果.只记住了几个不算太潦草的字:140,心率失常.
从此明白自己是个不健康的孩子.不仅常常吃药打针挂水,还不能从事激烈的运动,不能经常有过激的情绪.否则,有可能和那只蝴蝶一样,短短几秒便不再有呼吸.隔着教室的玻璃窗看同龄人在烈日下欢笑嬉戏,多少有些少年人独有的自卑.那时候,老师总说我的文章"实而不华",不加修饰,读来过于老成.其实我心中暗想,生命究竟是什么颜色的,是灰暗,是绚丽,抑或是那抹不可捉摸的淡黄?后来傻傻的,看见电视里播放墓地,灵车,就不自觉地流泪.每年清明给外公扫墓的时候,总天真地想,土堆里的那坛灰烬或许还有知觉吧.生命多么美好,总要到失去了才有人懂得怀念.

18岁,同班一个漂亮的女生,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家中被入室盗窃的匪徒奸杀了.
我去参加了她的葬礼.看到她躺在棺材里,轻闭双目,苍白的脸上擦了胭脂.很美.在得知她死讯的24小时不到之前,她还兴高采烈给我通电话,告诉我买到了最喜欢的牛仔裙.现在,她就安静地睡在这里,或许是睡在一个遥远而寒冷的天堂,再也无法看到她伤心欲绝的妈妈,无法听到周围同学们的抽泣.我很悲伤,但没有哭.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结局.她只是用了一种不出于自愿,也不算完美的方式,提早飞向了这一天.这是第二次,突如其来降临的死亡,给我带来莫大的恐惧和迷茫.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当那只蝴蝶自在飞翔的时候,不会想到有一只充满敌意的脚会压向它的身躯.当那个女孩充满喜悦和我通电话的时候,也不会想到几小时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将完结她正散发光彩的人生.
后来,我辗转知道有一个叫三毛的奇女子,在平静的旅途中,冲动地给自己制造了一次意外,然后优雅地死去.那时我十分憎恨她.憎恨她漂浮在血液里的软弱和对生命的不自信.后来,慢慢懂了,也许死亡对她而言,是最好的结局,至少人们永远记住了她最亮丽的片段.永远不会因为时间的冲刷而抹杀了这份缅怀.于是没来由地,想以她为榜样,过流浪的日子.让找不到出口的灵魂得以安生.
可惜,因缘种种,无法实现.但对生命的敬畏,从此成了心上无法逾降暮韫?或许我骨子里是个懦弱的人,因为过度自卑而尝试超越自己.谈过几次恋爱,品尝了个中滋味,愈发觉得自我在时空中的渺小.人与人像是隔窗相望,仿佛贴近,却又总有隔阂.
那漂泊的梦啊,在夜深人静时若隐若现,向我招手.很想说不,又忍不住偷偷张望.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作为宿命的白描,想想,竟觉得很欣慰了...一个梦想,像三毛一样,拎一口皮箱,踏上洁净的机舱,到未知的国度流浪.很多年以前,一直是这样做梦的.
向往漫天飘飞的鹅毛大雪,一望无垠灼热的撒哈拉,或者幽静的森林里,不起眼的红顶小屋.生活简单而低调.也许可以不需要爱情,逃离纷乱的世界.骄傲地隐居.也许可以碰到个像荷西一样络腮胡子的男人,谈一场轰轰烈烈却不为人知的恋爱,然后忧郁而孤单地享受爱情和生活.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日子会让人有轻生的念头.我很怀念照片里梳两条马尾的中国女子,曾经在异乡,那么灿烂地微笑.她的文字和她的情愫,哀怨得让人心疼.
我知道这世间不再有纯净如水的爱情.可我还在期待,有一天,站在林立的高楼间,任晚风呼啸着穿过长发,背后一个男子轻轻抱住我,用落日般温暖的声音说:我爱你...

7岁那年,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可怕.
放学后和一群男生在操场上捕蝴蝶.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大叫大嚷呼唤我们过去.他的拇指和食指间夹住了一只淡黄色蝴蝶的双翅.它柔弱而美丽,静静地没有反抗.我刚想凑上前仔细端详,他狠狠将蝴蝶摔在地上,用脏兮兮的球鞋跺了几下.那片淡黄色散乱地被掩埋在操场的煤渣里.翅膀断了,触须断了,身体也断了.
不知哪来一股莫名的愤怒,冲着男生当胸一拳.他跌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我.我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几乎歇斯底里:"你为什么要杀它?""妈妈说蝴蝶是害虫!""你胡说!蝴蝶不是害虫!不是!"眼泪夺眶而出,我拎起书包拼命往家跑.眼前不断浮现它难堪惨烈的死状.
"妈妈,蝴蝶是害虫吗?"泣不成声扑到妈妈怀里.妈妈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我很想再继续问下,可已经哽咽得说不出一个字.只有持续涌上心头的哀伤滚落成泪水.那是我第一次清晰感受到面前一个生命从有到无的过程.只是短短几秒.后来,我在日记里写下几个字:那只蝴蝶死了.可它不是害虫.

15岁的暑假,乡下外婆家.
端张小板凳坐在门口遮阳板下,外面下着雨.看青石板路的缝隙里溅起的小泥花,开了又谢了,不禁摊开小小的右手掌伸出去.一阵冰凉袭来,忽然胸口气息堵塞了.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在外婆的臂弯里,我清晰听到了她年迈的脚步和心跳,仿佛也看见了那只淡黄色的蝴蝶....不知什么时候醒的,病床案上有张白纸.是医生的诊断结果.只记住了几个不算太潦草的字:140,心率失常.
从此明白自己是个不健康的孩子.不仅常常吃药打针挂水,还不能从事激烈的运动,不能经常有过激的情绪.否则,有可能和那只蝴蝶一样,短短几秒便不再有呼吸.隔着教室的玻璃窗看同龄人在烈日下欢笑嬉戏,多少有些少年人独有的自卑.那时候,老师总说我的文章"实而不华",不加修饰,读来过于老成.其实我心中暗想,生命究竟是什么颜色的,是灰暗,是绚丽,抑或是那抹不可捉摸的淡黄?后来傻傻的,看见电视里播放墓地,灵车,就不自觉地流泪.每年清明给外公扫墓的时候,总天真地想,土堆里的那坛灰烬或许还有知觉吧.生命多么美好,总要到失去了才有人懂得怀念.

18岁,同班一个漂亮的女生,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家中被入室盗窃的匪徒奸杀了.
我去参加了她的葬礼.看到她躺在棺材里,轻闭双目,苍白的脸上擦了胭脂.很美.在得知她死讯的24小时不到之前,她还兴高采烈给我通电话,告诉我买到了最喜欢的牛仔裙.现在,她就安静地睡在这里,或许是睡在一个遥远而寒冷的天堂,再也无法看到她伤心欲绝的妈妈,无法听到周围同学们的抽泣.我很悲伤,但没有哭.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结局.她只是用了一种不出于自愿,也不算完美的方式,提早飞向了这一天.这是第二次,突如其来降临的死亡,给我带来莫大的恐惧和迷茫.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当那只蝴蝶自在飞翔的时候,不会想到有一只充满敌意的脚会压向它的身躯.当那个女孩充满喜悦和我通电话的时候,也不会想到几小时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将完结她正散发光彩的人生.
后来,我辗转知道有一个叫三毛的奇女子,在平静的旅途中,冲动地给自己制造了一次意外,然后优雅地死去.那时我十分憎恨她.憎恨她漂浮在血液里的软弱和对生命的不自信.后来,慢慢懂了,也许死亡对她而言,是最好的结局,至少人们永远记住了她最亮丽的片段.永远不会因为时间的冲刷而抹杀了这份缅怀.于是没来由地,想以她为榜样,过流浪的日子.让找不到出口的灵魂得以安生.
可惜,因缘种种,无法实现.但对生命的敬畏,从此成了心上无法逾降暮韫?或许我骨子里是个懦弱的人,因为过度自卑而尝试超越自己.谈过几次恋爱,品尝了个中滋味,愈发觉得自我在时空中的渺小.人与人像是隔窗相望,仿佛贴近,却又总有隔阂.
那漂泊的梦啊,在夜深人静时若隐若现,向我招手.很想说不,又忍不住偷偷张望.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作为宿命的白描,想想,竟觉得很欣慰了...
 

分类:精彩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15 00:34:54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jingcaimeiwen/93.html
本文标题:像三毛一样流浪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