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喜欢你

万里无云的天空乌云密布,阳光照得真舒服,多美丽的雪景啊!”

秦于灏低沉中带点沙哑的嗓子,就算念出这么跌宕起伏风云诡变的句子,也好听得无以复加。我闭上了眼。

当然,闭上眼不全是因为陶醉,也因为早就料到下一秒,秦于灏手中那本作文本会准确无误地拍上我的额头。

并不痛,但有点点的小伤自尊。

我睁开一只眼,做小心翼翼状看向秦于灏,他第一千零一次地大摇其头:“陈竺同学,你能不能不要把作文写得这么迷幻?”

“你不会觉得很有创新意识很有时空穿越感么?”感觉他没有那么气急败坏,我于是睁开了另一只眼睛,恢复了日常的状态。

“你妈可是非常慎重地拜托过我一定要好好给你补习,三个月了你的成绩摇摆来去的,一点长进都没有,就算不替我这个家教的劳动力着想,也应该多少努力一下,让你妈安心一点吧?”已经是大学生的秦于灏大同学看着我,表情肃穆,眼神锋利,一点也没有跟我继续打哈哈的意图,“作为一个标准的高二学生,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好好的表达你的意思?”

哼,你管我用什么姿态和感觉说话。

何况我好好的说话,认真诚恳地表达我的意图的时候,你有听么?你有听进去么?

比如,你那个女朋友,她就真的有在劈腿。

比如,秦于灏,我是真的喜欢你。

赵恒从来不愿意理解我喜欢秦于灏什么,他扬着手里的习题集说:“你们还是亲戚哪,陈竺啊,真看不出你还有挑战不伦之恋的爱好和勇气啊。”

抢过他手里的习题集,用力地往课桌上一甩,我以行动告诉他可以跪安了。

亲戚?什么亲戚啊,算起来我都搞不清楚中间隔了多少人,我妈是秦于灏他爸的表妹的堂妹这样的亲戚关系,有什么好值得挑战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没有这一表三千里的曲折关系,秦于灏也不会认识我,还出任了我的家庭教师-虽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散漫随意型家教。

就如秦于灏抢白我的一样,我的成绩起伏极其巨大,在全班前30名的象限内形成了非常有弧度的线条。果我妈和秦于灏观察入微,认真归纳的话,就能发现,只要秦于灏一周出现超过三次给我补课,我的成绩就能跃居全班前五,他如果放任我不管一个月出现的次数也不到五次,我就会跌到20名之后。

我妈也确实很细心,所以秦于灏总是不能轻易从我的家庭教师的职位上光荣退休。

可是秦于灏不够细心,所以他总是找不出波峰浪谷之间的微妙关系。

即使我看着他,目光炯炯地说了:“秦于灏,我喜欢你”这样再直接不过的表白,他也不过是耸耸肩,一脸道貌岸然:“小竺,你知道我有女朋友吧?”

知道,我太知道了。秦于灏的女朋友许檬婷,A大哲学系的高材生。

不愧是哲学系的,把黑格尔的“存在即合理”的观点发扬得淋漓尽致。她家就在我高中往前五百米,我曾经无数次见过她挽着不同的男生,卿卿我我地招摇过市。

她不认识我,我当然认识她。谁让秦于灏的钱包里,珍而重之地放着她的照片。

可惜的是,秦于灏有先入为主的想法,觉得我对许檬婷的任何投诉,都是为了动摇他和许檬婷的关系。

“小竺,你再恶意中伤檬婷,我就不再帮你补习了。”

在我第N次重复想要说服他之后,他终于扔下狠话。

{他说,我喜欢你。}

“所以我一定要拍照,让他直面被劈腿的真相。”周一的早自习一结束,我就拉着赵恒商量起来,“我不能让他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我要拯救他。”

哲学,我也会啊,哥白尼说过,人的天职在于探索真理。我是站在正义这一方的美少女战士,为了自己心里的白马王子而战。

“陈竺,算了。”赵恒摇摇头,目光停留在他的化学笔记上,“你也不应该吊死在秦于灏这一棵树上,还有很多人觉得你很可爱的。”

“比如,你啊?”我大笑。

“是啊,我喜欢你。所以我知道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是不能勉强的,单方面付出不代表对方就要接受。”他抬起头,看着我,“喜欢谁,让对方知道是一种尊重,但是不代表要把自己弄得像个笑话。”

所以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聊。我喜欢秦于灏,他只当作我是小孩子开玩笑,赵恒喜欢我,我心里又只有秦于灏。

而且现在,从高一开始就一直告诉我他喜欢我的赵恒,眼里都没有需要被安慰的我,只有他的化学笔记。

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呐,周六陪我去郊区花田。”我伸出手,盖在他的化学笔记上。

“干吗?”他终于抬起头看我。

“看看向日葵看看郁金香玫瑰,治愈我受伤的心灵。”我低下头,视线与他平齐,很诚恳地看着他,“我坚强,不代表我不需要人关心和安慰。”

“好好好,去去去。”

“你也太敷衍了吧。”

“最多你需要的时候,借肩膀给你哭。有必要的时候,当你的男朋友。”他挥挥手示意我不要再骚扰他。

花田很漂亮,阳光很好,风吹过来,带着青草的气息,除了秦于灏和许檬婷牵着手很碍眼之外,一切都很美好。

我是比较任性的,我听到秦于灏在给我补习时接到许檬婷说周六要到花田约会的电话时,就决定要亲眼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小竺,你也来了?”迎着我和赵恒走过来,秦于灏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讨厌他叫我小竺,感觉像是小卒子一样,无关紧要,毫无分量。

许檬婷随意地点点头,算是和我打招呼,那种无所谓的,根本不当我是她的情敌的态度,更是伤人。

“男朋友?”秦于灏才不会花心思去解读我的心理,他看着和我并肩的赵恒,笑得自然。

“恩。”我点点头,顺势挽住赵恒的手,“我男朋友。”

看着秦于灏和许檬婷牵着手走远,我的心里一点也不开心,坐公交车颠簸两个小时的理由,是想要亲眼见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虽然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有些事情,即使知道是无用,也仍然控制不住去做。

当然我也知道见到的画面绝对不是会让我开心的,但是会这么不开心,还是在我意料之外。

更在我意料之外的,是赵恒声音里的冰冷:“你约我,就是为了冒充你的男朋友,让你在这里出现得比较自然?”

“是你自己说愿意客串我男朋友的。”我不示弱地把他的话顶回去,“想反悔啊?”

“陈竺,你知道吗?有时候你以为多么不可替代的感情,其实不过是你放不下自尊,不愿意认输而已。”

“你懂什么。”我没好气地转过身,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疾走。

都说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为对方着想,为对方牺牲,如果对方辛苦自己就应该痛苦地放手。我才不这样认为。喜欢并不是只有一个方向,用尽一切力气也要和对方在一起,即使用全世界去换那一个人也愿意的感情,就不是喜欢么?

就算盲目,我也愿意盲了眼,盲了心,只遵循自己的感情。

赵恒拉住我的时候,我的眼泪自己浸湿了我的脸。

他温柔地拥抱住了我:“我还答应你,借肩膀给你哭。现在就依靠我吧,好好哭一场,哭过之后,你就该和他说再见。就像我也该对你说再见。”

“赵恒……”

“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他轻轻地,温柔地拍着我的肩膀,“一个人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不是你做了什么,或者愿意付出多少就能够改变的。我懂了,你也该懂了。”

风里依旧带着青草的气息。

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拉得绵长。

{你说,对不起。}

下一个周末,再见到秦于灏时,我真的惊讶了。

那种颓废和无精打采,是我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见过的。

“喂,你别吓我……”他坐在桌子对面的位置,对着我的课本超过半个小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终于忍不住询问出声,“是不是许檬婷……”

“小竺,对不起。”秦于灏看着我,脸上是根本没有笑意感的勉强笑容,“以前是我的错,我不该一直觉得你在说谎。”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许檬婷她……呃……她不止你一个男朋友了?”

他苦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没关系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还有我这个后备女朋友。”我小声地安慰他,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安慰,对他来说有没有意义。

“那天那个男生,不是你男朋友么?”他带着一点点责备感看着我。

“从花田回来以后,我们就分手了。”

也算是分手吧。虽然我和赵恒并没有在一起过。

“小竺,你还小,你不懂什么是爱情。”

“就算我不懂,但是有我陪着你,至少你就没有那么寂寞啊。我会在你想要说话的时候听你说,在你想要安静的时候消失,在你想要人陪的时候立刻出现,在你……”

“寂寞不是因为环境,而是因为心境,你懂么?一个人虽然很寂寞,但并不是多了一个人陪着就可以解决的。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会明白了。”秦于灏脸上的苦笑一直没有消失。“不过,我希望你永远不明白,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他果然拒绝了我。

虽然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似是而非的表白之后 被他拒绝,但我的心,仍然还是痛了。

我想起从花田回来,赵恒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不喜欢你的话,就算他和他女朋友分手,也不是就要和你在一起。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都该懂了。”

这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真实的秦于灏在我面前,我清楚地看到他眼里的哀伤,心里的痛,被喜欢的人背叛的痛苦。

让他知道许檬婷不忠的事实,然后和她分手,一直是我的希望。

可是真的面对,我才发现,我从来没有想过他愿意不愿意接受心里的相信破灭。

“秦于灏,不要补习了,我们去花田吧。”我带着无比的坚定,轻轻地说。

阳光依旧很好,大片的花淋漓尽致地开,像是根本不会担心花谢。

我伸出手,拥抱住秦于灏,贴近他的胸口,第一次仔细地,听到了他的心跳。

我听得到,那里面,没有“陈竺”的名字。所以即使我这样用力的拥抱他,他的世界,还是空的。

松开手,我仰头笑了:“秦于灏,你不要再当我的家庭教师了,功课我能自己搞定。对你的喜欢,我也会自己慢慢收起来,慢慢忘记掉。所以,现在,我要很认真的对你说,再见。”

我知道,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还是会喜欢着秦于灏。

这样的喜欢,也许会在哪一天终止吧。可是现在,我还看不到那个终点。

但在心里累积的回忆,即使一直放着不管也不会消失掉。舍不得,但又不得不舍掉的东西,就好好整理一下,把美好的部分收藏起来,再继续向前进好了。

秦于灏的笑容里,带着三分感动,和七分肯定。踏前一步,他在我额头上留下一个轻轻柔柔的吻:“小竺,再见。”

转过身,一步一步,离开秦于灏,我的眼泪跌了下来。这一次,我不要找谁借肩膀,我会自己擦掉眼泪。

我知道我的影子被阳光拉长,像一个寂寞的“1”字。

心里的空虚像是有具体的重量,压住呼吸,逼出心慌,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痊愈,我有些害怕这样的空洞。

但,虽然赵恒也许愿意继续给我陪伴和安慰,可是这一次,我决定好好地承担自己的寂寞。

1是最寂寞的数字。可是,2,有时候,也不见得不孤独

分类:心情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20 14:29:17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xinqingmeiwen/1207.html
本文标题:我说,我喜欢你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